北京:核心区主次干路架空线基本入地 胡同更亮堂了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北京:核心区主次干路架空线基本入地 胡同更亮堂了

点击:88677
  

  首都核心区主次干路架空线基本入地

  胡同更亮堂了

  本报记者 张楠 张小英

  今年国庆节,家住西城大栅栏地区的曹秀兰,终于拍到一组满意的照片:喷射“彩虹”的大飞机、“70”字样的璀璨烟花……晒到朋友圈,亲友纷纷点赞:皇城根儿下,怎么拍都是大片儿!

  曹秀兰深知这景儿可得来不易。就在两年前,站在胡同里往上看,处处有横七竖八的架空线遮挡视线,再好的拍照技术,也难拍出一张完美的照片。如今,架空线入地,胡同更亮堂,才有这么开阔的视野。

  不止大栅栏地区,整个首都核心区的胡同也都变亮堂了。数据显示,北京已完成137条道路129公里电力、375条道路225公里路灯、20条道路21公里电车线、1509条道路372公里通信架空线入地。截至目前,首都核心区主次干路已基本实现架空线入地。

  三年拔了1.3万余根线杆

  曾几何时,如蜘蛛网般密布的架空线,是人们对背街小巷的标志性记忆之一。

  “我家有两个卧室,窗外是两根电线杆子和乱七八糟的线,间隔也就一米多。”住在西城区东南园小区的米琛,多年来都被这样的情景所困扰,“别提临窗眺望了,屋里采光都不理想。”

  这些都是什么线?“电话线、电力线、网线、有线电视线……各种各样的架空线。”今年66岁的米琛记得,改革开放后,这一根根线,让胡同里的居民打上了电话、看上了电视、用上了网络。但日积月累,它们横七竖八地悬在胡同上空,也带来种种不便。

  不光是煞风景,也存在安全隐患。胡同空间逼仄,几年前,在架空线上缠晾衣绳,晾衣服、晒被子的现象比比皆是。身为西城区志愿者的米琛,每次和社区主任在胡同里巡查,都能发现两三起这样的例子。

  为“蜘蛛网”所苦的不仅是西城区,整个北京都如此。据统计,全市城六区道路总长度为4000公里,而把道路上空或建筑物之间的信息传输线缆、电车供电馈线线缆、城市道路照明供电线缆等连接在一起,总长度超过6万公里,是道路总长度的15倍!

  随着城市发展,把凌乱无序的架空线“请入”地下,早已成为共识。2011年9月,北京曾颁布实施《北京市架空线管理若干规定》,提出在“十二五”期间,完成五环内主次干道架空线入地的目标。但推进工作之难、协调难度之大远远超出了预期,效果不甚理想。

  2017年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时指出,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才是北京城市规划建设的“牛鼻子”。他多次强调,“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。”北京全市上下统一思想,充分认识到,只有减掉不必要的负重,在疏解整治的同时努力提升城市环境,提高管理水平,才能实现更加健康有序的发展。

  此后,《首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(2017-2019年)行动方案》发布,市委市政府下定决心,要以绣花般的精细功夫,完成核心城区1674条背街小巷的环境整治提升。首都核心区的“架空线入地大会战”,也由此打响。

  启动当年,北京在首都核心区范围内完成了58条道路的架空线入地改造,整体工作量是“十二五”期间全部工作量的5倍。截至目前,北京已完成137条道路129公里电力、375条道路225公里路灯、20条道路21公里电车馈线、1509条道路372公里通信架空线入地,拔除线杆1.3万余根。

  此外,为高效利用城市有限的空间资源,核心区也在同步试点把通信杆、信号杆等“多杆合一”、电力箱体“隐形化、小型化、景观化”治理。

  目前,雍和宫大街从北端一直到簋街的“多杆合一”试点已经完毕,233根杆体整合减量为79根。据了解,明年“多杆合一”计划继续南延至东单,未来一直延伸到天坛,崇雍大街将成为北京的一条样板街。

  审批时间由一年半减到三个月

  架空线入地,看起来只是将缆线埋入地下,但背后却错综复杂。它包含城市规划、工程设计、施工管理和运行维护等多个环节,需要平衡安全性、合理性和经济性等方方面面的诉求。有人比喻,“它就像在跳动的心脏上做手术一样”。

  手续办理是前提和保障。架空线入地工程的审批,涉及发改、规划、住建、交通路政、交管等众多单位部门。“有20余类1200余项审批手续。”北京市架空线入地办工程部部长郭夯算过一笔账,“各个单位部门都有相关的办理程序与时限要求。办理一条路的前期手续,走完所有流程,可能需要一年半的时间。”

  如此繁杂的审批流程,若加上权责交界地、条块分割处相互推诿,工程何时开展将是无法预期的。所以,推进架空线入地,必须先打破“九龙治水”的局面。

  2017年,北京为架空线入地工程全面提速建立了“绿色通道”。核心区电力架空线入地工程全部纳入“一会三函”政策。“一会”是指市政府召开会议集体审议决策;“三函”是指前期工作函、设计方案审查意见、施工登记函等三份文件。项目单位只要取得“一会三函”手续,并办理路政、交管、水务、桥梁等手续后,即可开工建设,其他各项法定审批手续可在竣工验收前完成。

  “通过‘一会三函’,审批时间压缩到只需要三四个月的时间。”郭夯介绍,“我们成立了架空线入地工程审批工作服务组。各审批单位给予大力支持,安排专人专项负责,并按照联审联办机制,加快前期手续办理。工作人员从传统的‘坐等报件’,到现在的‘上门服务’,前期手续‘串行’变‘并行’,手续办理提速非常明显。”

  前期审批时间缩短了,但空中“蜘蛛网”并非一日“织”成,治理路上的“绊脚石”接连不断。

  “一根电线杆上,少则几十条,多则四五百条。”面对纷乱如麻的线缆,东城区“百街千巷”环境整治提升工作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王涛也很苦恼,“胡同里没有物业,长久以来,架空线都处于失管状态。一些小运营商半夜里骑自行车进胡同,半小时就能架起一根线缆,很难管得住。”

  但千头万绪,只能耐着性子,顺着“线头”往下捯。2017年4月,东城区成立“百街千巷”环境整治提升工作指挥部。区委书记、区长担任总指挥,区常务副区长、副区长任指挥,抽调精干力量组成架空线入地梳理工作组。

  “一开始,我们按着‘谁家孩子谁家抱’的原则,跟街道办事处、社区居委会一起,准备先把各家的权责都捋清楚了。”但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,“有的运营商说线缆不能动,‘可以动’的运营商又表示线缆管道‘只租不卖’或者‘只卖不租’,各家标准不一,到最后根本不知道从何处下手了。”王涛说。

  然而,要提升城市环境,不得不拿出“蚂蚁啃硬骨头”的毅力。

  “我们把电力、路灯、电车、各通信运营商等召集在一起,开了无数次综合调度会。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把各部门相关负责人聚在一起,随时随地接收、反馈意见,协调沟通。”王涛给记者算了算,“百千办”用了四个月时间把各家权责捋清楚后,才终于挖了第一锹土。

  预制式施工新工艺压缩八成工期

  首都核心区是集老城区、文保区、商业区等“多重身份”于一体的地段,历史文化保护难题、城市管理难题和民生难题,往往相互交织。

  胡同道路“开膛”,堪比在“螺蛳壳里做道场”。不同时期埋设的各种管线,早已把几米宽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,要想加入新的管线,只能“见缝插针”。

  王涛介绍,在架空线入地之前,先要对胡同进行一番“CT扫描”。工人们用仪器在胡同中进行物探,摸清地底下已经铺设好的管道都在什么位置。比如燃气管线在哪儿,电力管线在哪儿,施工的时候,遇到有管线的地方,都要小心翼翼地绕开。

  即便是格外小心,也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。去年3月,在景山东社区施工时,嵩祝院西巷的王奶奶遭遇了污水管被压坏的麻烦。“污水流不出去,就往地下面渗,我们屋里那个地面呀都返潮。”年逾九十的王奶奶很是无奈,找社区书记联系上了架空线项目的代建负责人。

  “我们赶忙联系了排水公司,找工人掘开一看,才知道这处是老院子,本就没有与市政管线连接的下水管。眼前这管子是很久之前老奶奶找人给加的,早就超期服役了,七扭八歪、破得没样子。来来往往的工人物料再这么一压,很容易就坏。”于是,代建负责人叫来施工单位用了一下午时间,给她家更换了不锈钢下水管,安装滤网,又重新铺装了透水砖。

  施工方接受着种种挑战。时间上,除去汛期、中高考、大气污染应急响应等,一年满打满算,有效施工时间平均在120天左右,施工人员不得不争分夺秒抢工时。

  为了减少对交通和居民的影响,施工时间又集中在晚间至凌晨五点。“比如,埋入地下的光纤,其熔接工作本身对光线、温度等条件,都有很高要求,夜里施工更增加了难度。”联通公司技术人员介绍,细如发丝的光纤,通常用不同颜色区别纤序,每根细线对应一个用户。夜里看不清楚、弄错一根,很可能影响其他家庭的正常使用。

  挖开槽的路面,白天依然能够顺利通行车辆。郭夯向记者解释,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在上面铺设钢板。“一整块钢板的重量是1.6吨左右,过去靠叉车运输,难免发出叮叮咣咣的磕碰声,大半夜扰民严重。而这次应用了码头吊装集装箱的永磁起重器,不仅运输起来悄无声息,还能节省一大半时间。”

  在部分具备条件的道路,架空线入地工程应用了预制式施工新工艺。“以前都是在基坑现场用钢筋绑扎混凝土浇筑,现在就像拼装乐高玩具一样,将提前生产好的电力井模块运到现场拼装,直接吊装入位就行了,施工周期能因此压缩八成。”郭夯说。

  为了提速增效,三维化设计、标准化围挡、隐形景观化设计、水炮降尘……各式各样的新技术和高科技设备,纷纷应用在架空线入地工程中。

  全年“日巡查、周统计、月通报”

  三年来,一条条胡同、一张张“蜘蛛网”渐渐被清除,老胡同的天空慢慢亮堂起来。

  但治理城市病,很难一劳永逸,架空线入地亦是如此。王涛向记者举例,北新桥头条在去年就进行了架空线入地。今年5月,运管中心的巡查人员在巡查的过程中发现,在北新桥头条,有运营商竟然把线缆挂在强电的电线杆上。“真的非常危险。我们的专业队伍立即组织各运营商开现场会,对线缆进行现场指认和应急处理。最后用了两周左右的时间,把复挂的线缆全部清除。”

  王涛口中的“专业队伍”,是去年3月,东城区成立的一支巡查队,由18个人组成。每天,他们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,在东城区的每条街巷里进行巡查。如果发现电线低垂、复挂线缆、附属设施破损等问题,会及时联系相关负责人处理,并拍照、记入台账、上传到工作平台。目前,已形成“日巡查、周统计、月通报”的长效管理机制。

  此外,东城区还成立了“运管中心”,对通信设施的新建、改造、管理等全程跟踪。每一条支路胡同从初始状态、施工过程、清线拔杆、路面恢复到最后整体验收、各方签字等形成一套独立档案,进行统一管理。各运营商不仅要承担维护用户的职责,还要承担完善设施台账、增量报备、修复消隐等职责,形成政企联动、齐抓共管的创新机制。

  截至目前,东城区专项行动指挥部与通信设施权属单位,已建成网格案件处置三级体系。即“专项行动指挥部二级平台”派发,“运管中心”分类协调,“各权属单位”处置反馈,使架空线从“无序增长”变为“有序管理”。

  城市治理只有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。核心区架空线入地工程,是北京城市精细化管理的一个缩影。形成长效管理机制,才能让北京的天空更澄净、城市更安全。

  他山之石

  架空线入地,是现代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。放眼全球,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已就此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,值得我们借鉴。

  澳大利亚:浅开挖技术降低工程成本

  在澳大利亚,政府相关部门、运营商、主要用户及其它社团共同组成一个队伍,专门管理执行机构开展架空线入地的建设。为降低成本,澳大利亚采用浅开挖技术,提高回填、安装、分享服务等技术,致使20倍于架空线的成本降低到10倍以下,达到平均入地成本下降65%。

  美国:公众意见被纳入项目规划

  每五年,美国圣地亚哥市会制定《架空线入地项目总体规划》,以便与其他基础设施项目有效协调,从而将项目中道路铺设工程的次数降到最低。同时,在制定规划时,通过社区扩大会议以及与议会办公室召开会议,将公众意见纳入五年实施计划之中。

  英国:开辟非政府性资金渠道

  在英国,架空线入地的资金一般由电力企业承担,而政府性和非政府性资金可作为补充来源,如公共基金、第三方出资等。近年来,英国架空线入地建设通过发行彩票、发动慈善捐助、利用欧洲援助资金、英国地区发展基金等不断扩大资金渠道。

顶一下
(839)
踩一下
(27219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